表海纵横 一本值得收藏、值得品味的好书
专栏
郄凤卿名誉院长
北京两广医院、北京中康医院
作者
关注: 帖子:36
郄凤卿:表海纵横31——泥泞的购表路
领域: 兴趣爱好 2017-04-22 11:30
摘要: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发生了怎样让人大跌眼镜的事?

每年6月在湾仔举行的钟表珠宝展我已4年没有参加,说起这个展览我就想起了我手里的那只红金红面、曲耳八卦的欧米茄星座,刻度上还镶了黑玛瑙石,优美之极,少见之品。那是在先去展览会的朋友们一片“没好表,没办法买”的牢骚声中,我毅然前行,以1万港元的价格拿下了这只宝物,现在的时价已经涨到1.8万港元是也。

由于日本市场已被大中华圈购表者清扫一空,我又蠢蠢欲动,准备去香港花点银子,也许能碰上一两只美表。

但带着这种美好的心情,却踏上了一次最为泥泞的购表之旅。从天津到香港有直飞航班,国航和香港航空飞同一段时间,周一、三、五和二、四、六分开。鉴于国航服务的恶名,我特意延后了一天,选了开幕式的21日,乘了香港航空的HX161,回来的日子也定好了,仍然是港航的HX162。

摄图网-夜晚中的城市.jpg

回归10年大庆在即,香港喜乐气氛有余,多为港航增加点收入,岂不是好事。另外也不用像每次坐国航飞机那样生气。国际航线嘛,服务一定不坏。没想到“精明”的郄某人大错而特错了,事情说出来,许多朋友都不相信。

飞机是波音747,4排6座,刚上机还没什么异常,一会儿服务上来了,空姐大部分讲广东话,问我吃面条还是“烤蛋”,我一时愕然,从来没有吃过“烤蛋”。问什么是“烤蛋”,空姐用生硬的普通话夹着广东话说:“对不起,我不太会讲国语,烤蛋就是西式早点的意思呀!”

我经常坐的一些飞东京和欧洲的国际航线,都有会讲普通话的空姐,即使没有,也有文字性的菜单,在两个中国城市之间飞行的航班,不会讲普通话,让人难以想象,再说都中午12点了,你才上早餐,逻辑上也是错误。公司管理层,你们是干什么的?记住: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服务人员不会讲普通话,最好别飞大陆了。

笑话还在后面。吃完了“早餐”,准备休息的时候,电视开始播出笑话剧,剧中的傻笑和机上部分人的傻笑交织在一起,使你完全不能休息,向空姐要耳机,说没有配备,把声音调小点,空姐说有一部分乘客目前正开心。那我怎么办?就让我在傻笑声中完成旅程?压抑着愤怒,在包里拿出点纸把耳朵塞上,却久久难以入眠,这港航国际航线,给人的苦涩,不是一般的味道。

令人生气的事还在后面。到香港机场后没有搭上廊桥,又坐了巴士,这算是忍了,心里总算知道了所谓香港航空是个三流公司,否则不会有搭不上廊桥的待遇,但入境检查却用了1个多小时,把我的日程彻底破坏。

入境对应上做得是太糟了。入境检查官的座位上有1/4空着,而对黑压压的旅客,等待1小时以上,没有任何应对。没有对比不知道,北京机场都没有听说入境检查要等1小时以上。成田机场呢,每例如超过30人,机场立即增开窗口,每人1分钟计算,30分钟也全放行完毕。机场管理当局,你们不羞耻吗?听说曾特首是玩劳力士手表的,如果某表友通过某种渠道,告诉他香港机场的现状,在一片歌舞升平的乐声中,也许对他有点警示。麻木病,这个曾经弥漫大陆的瘟疫,是不是在香港有复发的迹象。在宾馆和黄忠政谈到此事,他也有同感,排队入境时间太久,完全是管理问题,和香港的国际地位不符,也有管理层麻木的因素。

入境等待中,接到王品生的电话,他们已经从展览会出来了,告诉我:“什么也没有,贵得吓人,去不去都行”。4年前的经验告诉我,一定会有收获,一定要去。那时我还 不知道,前面的路会更泥泞。

摄图网-地铁里的站台.jpg

到湾仔,从地铁到会场走了足足10分钟,到了大厅已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有告示曰:来自海外和大陆的请填表格,填了表格递上,被告知要出示护照。护照已留在宾馆,如何是好?对方态度坚决,无护照坚决不可,是为了展览会的安全。一旦上升到这个高度,只有遵守为上,老老实实返回宾馆,取来了护照,连同表格一起送上,这次又被告知,你不可进入,因为你职业一栏中写的是医生,本展只对业内人士开放。

我怒火中烧,你们卖不卖东西?凭甚么剥夺我的消费权力?正同工作人员理论中,另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你可重填一张表,写明你在钟表店工作。我更反感:连填表都要弄虚作假,你们这是什么会展?什么规矩?什么表格?什么道德标准?我宁可不看展会也不当众造假,你们想干什么?矮化谁?撕碎表格,扔进垃圾桶,拂袖而去。

后来听说,几次珠宝展览会都因强盗进入被盗被抢,所以后来限定了“业内人士”,言外之意,“业外人士”存在危险。真意真相不可尽知,但相信这种逻辑非常荒谬,真正的盗贼,决不会填上真实身份,退一步讲,即使被盗被抢,也有警察和保险公司在完善社 会功能,你一个展览会为什么要充当决定别人有无购物权的角色?我特地坐香港航空来香港消费,一片热心碰上了冷屁股。如果我有足够的时间,一定会向他们索偿,最低要赔偿我的旅费吧。

今日香港之道德水平,管理水平,如江河日下,我过去喜欢看《文涛拍案》(凤凰卫 视的节目),他揭露黑暗,切中时弊。如今再看,全是别人已报道完了的消息,依文涛的性格,我相信是受了相当层面的人警告。新闻的自由度,在受到无形力量的打压,社会的管理水平也不是发达地区的程度,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十分不符。

或许是对我遭遇的不公非常同情,澳门之行平添了几分惊喜。在顺发表饰市场,遇到了一款劳士力很特别:面盘是粉灰色的贝母,雕上了劳力士的英文字,立体感极强,从几个角度看,面盘的颜色分别呈现出粉、绿和灰,光圈,P字头是2001年的制品,价格稍贵。犹豫了一夜,抗不住诱惑,终于买下了。和霍飞乐老弟在珠海相遇,看到此表,他也赞不绝口。

归程,从澳门乘船去了香港机场,国泰、港龙均可在澳门办登机手续,唯独香港航空不可以,其中玄机有谁能知。

摄图网-阳光下的建筑 (1).jpg

出境检查,畅通多了,飞机照例误点,虽然延误得不多,机场方面对误点未作广播和任何解释,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失望。这就是世界前几位的国际空港吗?是原来就如此呢,还是最近几年变了?有常在香港乘机的表友,希多交流。

回程航班,幸运的是没放傻笑的滑稽剧,声音也不大,但仍然没有耳机。供食时非常可笑,一个小车从前面发饮料,另一个小车从后面发米饭,这样飞机上的一部分乘客要先喝可乐再吃饭,另一部分则先吃饭后喝可乐。乘客都麻木,没人提抗议,我坐在后排,提出了抗议(因为一般都是先发饮料的)。空姐飞速跑到前排,给我来了一杯果汁,对未提 抗议的人置之不理,这种配食方式,也是香港航空的一个创举吧。

曾对国航大发牢骚的人不少,希望你们坐一下香港航空,你们就会对国航恢复信任,最少还有耳机,还会讲国语,配食程序不会混乱,可能在香港机场,还能靠上廊桥。对北京机场印象不好的人,可以选择去一次香港入境,也许你在半夜到达,不会等1小时才能入境。香港的乘客有之,出入机场的媒体人士有之,对这样的服务,你们满意吗?至少我感觉,虽有印花的地毯,香港机场路是非常泥泞。 

锺泳麟按:
郄医生的遭遇,我也有过。我相信,有90%以上的香港人没听说过香港航空这家公司。上次应邀去天津,领教过一次,连check-in柜台都难找,机上更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回程时另外买票坐商务客位(不能补钱升舱),才好受了一点。公平竞争有好有坏,这次是一家很少航线(我不知道除了天津还有没有别的)的小型公司用了个大名字:香港航空,比国泰和港龙威风多了。

暂无评价
您会是第一个哦~
易读性
专业性
实用性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