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隆专业咨询顾问、自由作家、演说家
自由人
作者
关注: 帖子:330
我们真的进入知识经济了吗?
领域: 知识管理 2017-02-04 11:30
摘要:迈入知识经济近二十年了,我们真的以知识为本?我们真的重视知识的价值?我们真的找到打开知识与创新的通路了吗?
我们真的进入知识经济了吗?
333

想写这篇文章很多年了,拖得越久,想写、能写的东西竟也越来越多。写这篇文章,是对自己的检视、对专业的反思、也是对知识社会的期待。最早的缘起是这样的:

旧思维还在主导新世界

2003 年,到台湾南部某公部门演讲二小时,那时还没有高铁,光是台北高雄飞机票费用就超过了二小时的演讲课酬。那时,我就在想,在一个早就可以利用视频、互连网演讲的环境下,如果可以不出门,省下的交通费一半入公署,一半增加课酬,不是很好吗?何况交通费高于课酬费、交通时间高于演讲时间!

读者可能会觉得,网络互动会降低学习成效,但就在那之前,亦即约在2001~2002年,我已经在台湾最大的信息工业财团法人机构主持过几堂知识管理在线课 程,一群上班族在办公室阅读我在该机构出版的数字教材(视频加PPT),再透过该机构的在线课程平台与老师进行同步与非同步的互动与问答,课程进行期间, 还必须回答老师设计的课间在线作业,不仅学习成效良好,后来还不乏出现些在台湾成功推动知识管理的大型国营企业团队成员。

我查了过去十多年自己在业界演讲、顾问的钟点费,十年前十年后,我的企业演讲钟点费大概提升3~6倍,顾问费也提升约5~10倍。教育界、公部门,几乎不变。

迈入知识经济近二十年了,我们真的以知识为本?我们真的重视知识的价值?我们真的找到打开知识与创新的通路了吗?

就在思考、准备动笔要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看到另一个事件。

幸福的夫妇背影.jpg

有一天,我到某公部门拜访一位主管级的友人,结束时已经接近傍晚六点钟,友人礼貌性地送我到电梯门口陪我等电梯,我也礼貌性地请友人留步回去忙他的公务,我自个儿等待即可。友人开心地陪着我等待,并告诉我说:”在这儿陪你,等一下电梯开门时,还可以看看哪些楼上的同仁在这个时间下班呢?”我好奇的问:”下班时间是几点?”友人说:”是五点半,但是六点前离开都算早的啊!”我内心一个哆嗦,接着开玩笑问:”如果我知道有主管常常在这儿盯着电梯门,我以后就改走楼梯。”友人也笑笑回答说:”我们另一位副主管会在一楼门口跟这位同仁打打招呼!”我无言以对‧‧‧

十多年前,我们便喊着创新、思考、责任,十年后,不论你是不是个有效率、有没有新方法的上班族,我们依然上班赶着打卡(签到),下班不敢准时离开,在必须满八小时的框架下,每天去办公室打开计算机,做着家里就能处理的事情,每天在会议室盯着投影布幕,看着家里就能看到的画面。就算我再有效率、再有创意,创新出更好的方 法,我们还是必须”卡”满八小时,这真是矛盾的知识经济时代。

忙碌的假象─退化思维下的假动作

我承认,我非常无法忍受”思维退化”与”行动空转”,却高喊、高挂着”知识经济”招牌的社会。不过我也庆幸自己能亲眼目睹每个不合理、亲身遭遇每个矛盾,让我得以转化成在公部门、在学校持续传播创新与改变的动力。

我无法忍受,某些大学,利用学校信息化系统,让教师的课刻意分散成四个半天,强迫老师必须”肉体”出现在学校四天。对于已经可以无时无处动脑、思考,甚至授课、开会的知识分子而言,这实在是最大最大的讽刺。

我无法忍受,大部分公部门,以预算执行率来看计划经费的使用,殊不知,用心且创新的教授或计划主持人,在计划执行过程中,都有机会因为发现新工具、新流程、 新资源而采取新行动。这时,省下的经费还给国库,有甚么不好?有甚么不对?结果,大家都知道,消耗预算几乎与达成执行率画上等号。

我无法忍受,强调思考与创新的知识经济下,我们的老师却持续出着有标准答案的是非题、选择题,我们的中学生持续背着一个按键便可以搜寻到的答案。我们的教育界为了老师改考卷方便、为了公平起见,结果让学生持续背着不用再背诵的内容,却让学生想了太少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无法忍受,大学校园发明了防止学生作弊的梅花座,一份考卷必须变身成多份考卷,目的是让学生无法从前后左右的同学考卷上看到答案,却也让老师多了一份可以 不用忙的忙碌。前Google全球副总裁李开复刚到美国的时候,老师体谅他是刚从台湾来的小学生,告诉他考卷可以带回家慢慢写,老师相信他不会作弊。结 果,李开复在老师的信任下,自己完成这份考卷。而我们的教育,在学生还在校园的时候,就被当成“会作弊的贼”!

学生.jpg

我无法忍受,许多校园教师、行政人员拼日拼夜忙着教育部的校务评鉴,结果我们花时间在满足教育部的窗口、指标,却开始忽略了真正需要被照顾的人。更惨的是,我 们没有勇气面对评鉴时未达成指标的真相,因此大家忙的是如何”达成”教育部的指标,而不是让教育部面对问题,看清每个学校没有达到的弱项。有一次我应邀到 台北市某小学的亲子讲座,这个学校规模不大不小,结果全校家长只来不到15位,校长、老师尴尬地说:”抱歉,我们老师们忙着明天的教育部委员来评鉴。”当天晚上,一模一样的讲题,在台北县某规模略小的小学,家长却来了超过50位。为了确认这两所学校的规模,刚刚上网查了一下,心头抽搐了一下,这所用心在评 鉴、不用心在通知家长亲子讲座的台北市学校,终于如愿获得教育部的优质学校。原来评鉴是让老师忙不停、家长学子被忽略、评审委员备受礼遇、学校却获得不知是否名符其实的荣誉。

我无法忍受,知识工作者下班后,必须人留在公司工作才叫加班,才算认真。年轻时我在国营事业从事研发工作,几乎都是准时下班,目的只是想回家陪新婚的太太度过有两人晚餐的温馨夜晚。但晚上九点以后,书房的电脑依然会执行着公司带回家的程序,甚至半夜我在睡觉时,电脑程序还继续有产出。后来我这篇论文获得中国工程师学会工程论文奖。而当时,我也知道有位同事白天忙着打电动,当大家准备下班时,他才回神开始上班,可是他的每一分钟上班,刚好都有加班费可以领。

迎接开放、分享与改变的知识经济

我不会只是个埋怨者,这几年,我学会观察并记录所有的矛盾与不合理,然后一一记在自己的内心,接着转变成动力,去行动、去实践别人以为的理想。

我上课非常开放,不仅鼓励学生上课全程可使用笔电、平板、手机,作为随时思考并左证自己思维的工具,甚至研发一套《问中学》的教学法,学生必须自己提问、自己找答案,而寻找答案的工具,就是手机和平板。因此,我的课堂上,学生都是低头族。我并且鼓励学生上课若听到一个故事或一句话,只要有所感触,便应该”勇于分心”,利用刚刚的感触去思考如何解决工作、家庭、学校或生活的瓶颈。当你分心时,两眼可以无神、嘴巴可以张开,甚至回神后,已经下课了,又何妨?学生 来上课,不是来让老师觉得你眼神专注,而是能从课堂的精华片段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甚至当场分心去解决问题。

我上课不喜欢指定学生发言,我喜欢抛出议题,希望学生主动举手。我甚至告诉学生,举手就是一种勇气,加一分;言之有理,加二分;发言内容有自己的见解,加三 分。有一种学生,我会直接加三分,就是举手后说:”老师,我的看法跟您不同,我认为‧‧‧”我希望学生勇于思考之外,也勇于向台上专家或权威者说出不同的 意见。

2010年,我在研究所有一门”虚拟团队与协同创新”课程期末考时,要求学生不用出门,但必须在我们指定的视讯系统上让我看到影像,听得到我的问题,回复的答案也要让老师和同学们听到。一个小时我们便顺利执行完我们的期末心得分享。

球.jpg

我们都很怕上班族乱上网,于是公部门、民间企业,甚至研究单位,动不动就封锁Facebook或MSN。来自澳洲墨尔本大学一名学者,研究了”在工作时间上 网”与”工作效率”的关连性。结果发现,上网打混的,只要每天不超过96分钟,亦即每小时不超过12分钟,比不上网打混的,工作效率还提高了9%!而我们 看到的尽是封锁封锁封锁,殊不知,你用公司网络封锁的同时,员工的智能型手机、3G网卡依然通行无阻地上网。我曾告诉学生与听演讲的听众,就算今天我的课 程或演讲的主办单位是禁止录音录像,我都还是假设台下就是有各种微型设备依然可能录音、录像,因此学会对自己说的每句话负责变成我新功课,而不是去研究如 何防止被偷偷录音或录像。

科技已经进步到远程可以处理很多事情,包括计算机当机重开机、系统程序重新设定,甚至我在 海边可以开着视频会议,我在山上可以利用协同软件与办公室同仁共同讨论同一个屏幕画面。但是,我们仍有许多政府信息委外标案,在项目管理项目中,还要订出 得标厂商需有几个人驻点在该政府单位,然后做着根本不必驻点便可以处理掉的事情?用心的承办人员,必须不时更新过去制式招标规格书内的文字,并与进步中的 趋势与科技接轨,否则面对微利的年代,这些中小企业会被这些可笑的规定绑死。

更务实、更有未来的知识经济之路

这是一个新工具、新流程、新资源的年代,惟有敞开心胸,接受新思维,才可能做出与未来接轨的新行动。我每天晚上在书房,最快乐的事情,就是与 Facebook上的好友、学生、听众交流,同时透过微信、微博与海峡对岸的好友、粉丝交流,充分享受”秀才不出门,能交天下友”的乐趣。

活在3G、4G、WiFi甚至未来处处可无线上网的年代,网络搜索引擎功能日益强大,加上每个人随身可上网的智能手机、笔记本、平板计算机普及,一个按钮, 甚至未来根本是语音输入,便可以迅速找到我们要的答案。但是这十年来,我们的小学、中学教育,仍持续让下一代花太多时间去背诵不用再背诵的内容,却花太少 时间去思考应该思考的问题。教育部与老师们不跟上,脱节的设计会不断地负循环!

日本7-11社长铃木敏文说,日本 7-11的成功,来自于他信仰”朝令夕改”四个字。他说,我们赚的是顾客的钱,在这个时代,顾客是善变的,我们能不变吗?试问一下,政府要服务的人民,不也是活在动态的善变年代吗?人民是善变的,政府如何找出一套合法的”朝令夕改”之道?政府屡屡喊着要有企业思维,而企业成功之道若是”朝令夕改”,政府与其持续让我们的公务员忙着背诵一堆有标准答案的考题,倒不如让公务员投资更多时间去好好思考”朝令夕改”这四个字对公部们的真正意义。

这篇文章,一面写,累了就Facebook一下、微信一下,其实是很开心的完成这篇文章。有时真的会想,如果没有Facebook或微博,我的工作效率会不会下降?我目前的答案是肯定的。

其实,我看到的知识经济怪现象与矛盾还真的很多,忝为知识经济与知识管理专家,本文也是自己的检讨与忏悔文。陷于体力与篇幅,本文就此打住,如果有兴趣的读者或好友,欢迎与我持续交流,期盼在大家努力下,让海峡两岸的知识经济之路,走得更真实、更务实,也更有未来性。

4.7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优秀
专业性 优秀
实用性 优秀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

1讨论

所有讨论

海峡两岸的知识经济之路,相互映照,取长补短,就一定能走得更真实、更务实。
1# 2016-06-29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