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言密语 建构主义教学、中高端领导力实践
专栏
关注: 帖子:255
关注: 帖子:84
不是有了能力才敢去干,而是干了才会发展出能力
领域: 自我成长高效工作 2019-10-18 10:00

摄图网_500834169_wx.jpg

不少老师都意识到说教式授课效果不好,却不愿意尝试把课堂变成对话互动式的,不是不明白,而是做不到。一方面,他们已经习惯了“满堂灌”的授课方式,把学生当成木头桩子,自己照本宣科灌完了事,这是最习惯、最舒适的方式;另一方面,老师非常担心在与学生互动时,万一回答不出学生的问题会很尴尬,或者课堂局面失控会很难处理,况且没有人要求必须这么做,自己又何必瞎折腾呢。面对老师的这种抵触情绪,再通透的道理都无济于事,道理在情感面前总显得苍白无力。

有人问我:“我既没有你那么厚重的知识积累,又没有你那样高的引导技巧,怎么敢像您那样大开大合地和学生互动呢?”我回答说:“不是因为有了知识积累和引导能力才可以与学员互动,而是大胆与学员互动才能快速迭代自己的知识,发展出引导能力。不是有了能力才敢去干,而是干了才会发展出能力。”

斯坦福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德韦克把人分为固定型人格和成长型人格。固定型思维模式者认为人的能力是固定不变的,他们认为天才不需要太多的努力就能成功,不成功是因为不具备某种能力或天赋,不具备能力便去尝试某种事情是危险的事情。

摄图网_500540655_wx.jpg

而成长型思维模式者则认为能力是发展出来的,他们把注意力的焦点放在那些通过努力能改变方面,否认天赋的重要性,认为人的大脑可塑性极强,只要不懈努力,各项能力都能够发展出来。军人出身的任正非并非通信专家,却能够领导华为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通信技术公司;教师出身的马云并非互联网专家,却能领导阿里巴巴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固定型思维模式者最容易陷入证明自己或抱怨环境的模式。抱怨和辩解固然能给人带来短期的心理安慰,如果因此而不去做出任何改变,就错失了最好的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

美国著名作家、心理治疗大师斯科特·派克(Scott Peck)说:“每当在逃避自己行为的责任时,我们总是试图把责任推给其他人、其他组织或事物,不过,这意味着我们白白地把权利拱手相让,无论是‘命运’、‘社会’、‘政府’还是‘老板’。”

摄图网_500805512_wx.jpg

世间事总能分为可控制部分和不可控制部分。史蒂芬·柯维把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定义为“影响圈”,把自己关心却不能控制的事物定义为“关注圈”,他说,消极被动的人全神贯注于“关注圈”,紧盯他人弱点、环境问题和超出个人能力范围的事情不放,结果就越来越怨天尤人、自艾自怜,并不断为自己的消极行为找借口。

错误的焦点产生了消极能量,再加上对力所能及之事的忽略,就造成影响圈的缩小。用抱怨和辩解快速消除认知不和谐,这种方式所带来的后遗症是把改变命运的机会拱手让给了环境。环境会越来越不利,抱怨也会越来越多,这种劣性循环的持续强化,将发展成可怕的牺牲者心态。海灵格说:“扮演无助的人永远得不到帮助。”

孙行者微信二维码副本.gif

5
已有 人评价
易读性 卓越
专业性 卓越
实用性 卓越
提交
匿名评价

讨论